中国资本外流愈演愈烈,人民币再遇考验


工人们在清洁北京一家国有银行的窗子。
随着中国经济走势低迷,富裕家庭担心人民币贬值,自己的存款价值缩水,正越来越多地试图将巨款转移出境。
为了不违反中国的现金管制规定,一些人让朋友或家庭成员携带或汇款5万美元出境,这是中国规定的年度上限。100人一年可以转移500万美元到海外。
这种做法被称为“smurfing”(蓝精灵式转移,国内常称“蚂蚁搬家”。——译注),得名于住在蘑菇里的卡通角色蓝精灵。它是资本外流的其中一种形式,这种外流正给中国经济前景投下阴影,也在全球市场引发震动。过去一年中,公司和个人已经从中国转移了近一万亿美元出境。
有些方式是完全合法的,比如在其他地方进行房地产投资,购买海外企业,或偿付美元债务等。但类似蚂蚁搬家的方法则比较可疑,在某些情况下完全是非法的。中国海关官员去年抓获了一名试图离开大陆的女子,她把25万美元的钞票捆绑在胸部和大腿上,部分藏在鞋子里。
如果政府不能阻止资金从金融系统中流出,中国的前景可能会愈发黯淡。资本外流增加是中国经济放缓的一个不稳定因素,有可能会打击人们的信心,对中国的银行系统造成危害。眼下,银行系统正在步履维艰地应对持续了十年的贷款狂潮。
资本外逃给中国的人民币带来了显著压力。为了防止人民币跳水,政府在市场上采取行动,动用其巨大的现金储备来支撑人民币。但是如果现金储备减少太多,反而会加剧资本外流,引发市场动荡。
中国还试图加强对该国和全球金融体系之间联系的控制,来遏制资本外流。比如,政府开始打击用银行卡购买寿险保单的做法。
这些举措是有利有弊的。限制出台后,人们担心政府会逆转中国未来几十年发展所需的改革进程。但考虑到对全球的震荡效应,短期压力也需要给予密切关注。
“人民币已经成为金融稳定的一个近在眼前的威胁,”研究机构Autonomous Research的经济学家朱夏莲(Charlene Chu)说。
这些都是中国以前没有遇到过的问题。
多年来,中国吸纳了全球投资的很大一部分,其经济保持着两位数的年增长率。中国的金融体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封闭的,把它自己的钱圈在国内。
现在,随着经济增长放缓,资金正在大量流出该国。政府对资本流出的管制却比较宽松,因为近年来为了开放经济,中国取消了一些对货币的限制。
“公司不想要人民币,个人也不想要人民币,”市场研究机构CMR集团的创始人雷小山(Shaun Rein)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民币都是包赚不赔,但现在不是这样了,很多人想要撤出。”
事实证明,政府要管控这种形势并不容易。
去年8月,中国突然将人民币贬值4%,这是为了进一步向市场导向转型,同时也为出口商提供助力。但是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引发了股市暴跌。
然后政府又试图采取不那么引人注目的方式,引导人民币汇率下滑,在截止1月初的五周时间里,人民币跌去了2.8%。即便如此,这种不显眼的举动还是引发了抛售,因为全球投资者对中国经济感到焦虑不安。
为了缓解下行压力,中国央行大举购入人民币,为此要出售其货币储备中的美元。去年12月,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了1080亿美元,今年1月又减少了990亿美元,剩下3.23万亿美元。一年半之前,他们有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而人民币仍然面临很多阻力。
政府一直通过降低利率刺激经济,削弱了对储蓄者的吸引力,使其不愿将钱存在中国。由于中国的过剩炼钢厂、汽车厂以及空置房屋过多,公司利润不断减少,导致投资者到其他地方寻求更好的收益。
香港资金经理温天纳(Ronald Wan)在中国大陆的多家国有企业任董事,他表示,这种悲观情绪已经成为共识。“我所接触的公司,”他说。“都有意将资金转移出中国。”
在这种环境下,很多银行和经济学家认为今年春季人民币会大幅贬值。但中国政府对于人民币会进一步贬值的预测进行了谴责。在以货币豪赌著称的亿万富翁、交易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质疑中国政策之后,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1月晚些时候发表文章对他加以批评。
管理着150亿美元的香港私人股本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首席执行官单伟建说,“当他们抨击索罗斯时,我觉得他们发出了最强信号,说明他们会竭尽所能,不让索罗斯及其他对冲基金经理变得更富有。”
在某种程度上,政府的下一步举措将取决于它能否阻止或者至少大幅减缓资金外流。在中国,这有点像猫捉老鼠的游戏。
个人每年可以向境外转移五万美元的资金。公司和经验丰富的投资商拥有更多自由,可以通过大额购买和投资合法地转移资金。保留了各种货币的银行账户的海内外公司也可以转移资金,还可以依据自身对何种货币会贬值的判断进行借贷。
台面下的方法还有很多。
公司通过抬高贸易发票金额将更多利润留在国外,但中国当局已经在打击这种行为。
雷小山讲了一桩与上海一名富有女子做市场调查的事情,此人在今冬通过140名亲属、朋友,甚至朋友的亲属兑换了700万美元,每人携带五万美元。
但政府正在努力切断一些途径。
两年前,中国政府允许保险公司将15%的资产投向海外,之前的比率为1.5%。但据香港金融业者透露,中国在今冬突然要求保险公司暂停一些海外项目。
北京已经收紧了在境外中国银行分支机构提取人民币的限制。在深圳,各银行开始要求每天要兑换一万美元——每日最高额——的居民提前一周预约。
今年1月,来自中国中东部的医院工作人员邹泰(音)搭乘早班航班,前往香港购买价值五万美元的人寿保险单。数十名中国客户通过同样途径将资金转移出中国,因为保单是用人民币购买,可以变现为美元。
“人民币的购买力不断下降,”邹泰说。“我觉得中国的领导人别无选择,只能让人民币贬值。”
邹泰购买的时机刚刚好,因为政府目前正在阻止购买。由政府控制的银行信用卡公司银联国际最近宣布,该公司将开始严格限制购买海外保险的金额——每张卡每年只能购买5000美元,这一举措之前就已存在,但被广泛忽视。(纽约时报)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24 05:1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