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台兴起:传统主播是去还是留


网络电台兴起:传统主播是去还是留

“还记得第一次看到网络视频直播平台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事围在电脑前充满了不理解。那些主持人没有观点、没有评论,好玩的段子都讲不了几个,眼睛也不看镜头,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愿意捧场愿意看?”当时还在福建经济广播电台担任主播的冯亮没有想明白。

这一股互联网+的风潮不仅仅给视频主播开辟了新天地,很快也席卷了广播界。2014年,冯亮加入了考拉FM,她觉得在网络平台上个人能力,还有渠道买账才是关键,“说白了,作品好不好看人,人红不红看运”。

尽管目前网络电台与传统电台仍将长期共存,彼此难以取代。但是,网络电台的蓬勃发展和披露的月薪动辄十万正在吸引着传统电台主播们的注意力:是去,还是留?

换言之,网络电台究竟能为这些主播提供什么呢?

寻求用户明确反馈

冯亮与广播的缘分始于《醉想听你唱》。2005年,超女时代燃起的“歌唱江湖”迅速蔓延至大江南北,这档互动类广播节目《醉想听你唱》应运而生,唱歌爱好者参与互动并在当地掀起热浪。伴随着原主持人离职后,节目又进行了一两年而告终。

“台湾的《康熙来了》在停播之前还有主持人发微博告知,而我们停播前唯一预兆就是做了一期节目,内容大概是如果我们节目停播了要怎么办。”冯亮后来分析停播的原因不外乎是经历了营收考验。因为节目的核心听众是学生群体,消费能力有限,影响了广告商对它的投入,而且与经济台的定位亦不太契合。

但是,被传统平台抛弃的节目真的就失去生命力了吗?加盟考拉FM之后,她给了自己一个全新的定位:运营。

冯亮重新找到了节目原来的两位主持人,让从传统电台消失的节目在网络平台上得以恢复,现在《醉想听你唱》有1万次订阅,平均每期节目播放1.2万次以上。

“我没有继续做内容纯粹是个人原因,有一段时间做内容感觉很绝望,因为很多时候做什么内容不是你能决定的。”冯亮说。在她看来,在符合法律法规的条件下,节目主播可以更加自由,而且收听量、听众的反馈会更加直接,这些也直接决定了节目的价值。如果只是满腔热情地做节目,不能通过市场的检验,这一切似乎就失去了意义。

一位传统电台主播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曾经在网络电台上传过节目,但是最后并没有坚持下来,他更愿意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发表看法。“对于一些地方上的主播来说,的确扩大了他们的影响力,但是一个人去做一档节目耗时太久。论起节目的精致程度,哪怕是讲段子的质量,我觉得网络电台和传统电台还是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在他看来,网络电台真正颠覆的是对广播节目收听率调查,因为网络电台的收听数量更加直观,这样的数据比抽样调查更有说服力。

事实上,很多传统电台主播会选择把电台节目进行迁移,通过网络平台提供的完播率和其他收听数据进行内容制作上的改进。甚至也有平台会根据后台的数据统计建议主播做什么类型的节目。

打造名人效应

伴随着主播人数的增加,网络电台上的主播资源日益丰富,竞争也更加激烈。显然,名人入驻网络电台更容易得到重视和服务。

曾经被称作“电波怒汉”的万峰如今每周五都要在蜻蜓录制“峰人学院”,这档节目直播在一个半小时,而在网络平台上有半个小时的点播版本。作为一个已经从广播电台退休了的节目主持人,能够请他重回“江湖”,其团队运营觉得靠的是“诚意”和“契合”。

他们的目标是实现万峰大IP的开发——这不仅仅局限于音频栏目,还包括其在电视形象塑造等方面。在人员投入上也花了大力气。比如为万峰专门服务的就有七八个人,如果遇到更多的重大活动如线下粉丝会的策划,将会调动蜻蜓FM的其他人员的力量临时组队,多时可达20人。

根据运营团队的设想,随着音视频节目的逐步上线,会更加注重SNS、微信、微博的维护,不仅仅提供主播和粉丝的互动,甚至希望拉动粉丝之间的互动。

同时,在节目议题的设置上也会有所改变。“在网络电台上,主播聊的话题会更接地气。我们不会为追求制作精良而忽略内容,广告时间会比较少,内容会更加紧凑,提供给主播和粉丝互动的环节也会更多。”万峰团队的运营负责人赵鑫说。

量化影响力

那么,平台能帮助主播体现的最大价值是什么?

从传统电台来讲,听众的活跃程度比所谓的电台收听调查来得更为可靠,这也是电台广告营销当中一项重要的说服广告主的指标;就网络电台而言,一些话题或直播间内听众表现出来的活跃程度也是重要的参照。

给出最直接回应的是蜻蜓FM的PUGC运营总监王华。“以前我们平台还做一些节目,现在完全让给主播。当达到一个量级后,平台就做平台该做的事。把空间让出来,把规则做好,让每个主播都能玩儿得好,有钱赚,这才是一个做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如果一个平台始终把内容作为核心竞争力,我们认为这是不太保险的,因为主播完成合约后也有可能离开,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我们的商务模式。”王华说。

正如他所言,各家网络FM都表示在积极寻求建立新的商业模式。比如建立自媒体营销计划,由平台的销售团队帮助声音自媒体进行营销并与主播进行分成;未来主播入驻产出内容的打赏、粉丝互动产生的经济效应、主播优质内容产出的激励机制。

从推进的情况看,考拉FM推出了积分商城,利用积分商品提升用户的黏性;喜马拉雅FM开启了主播打赏功能;蜻蜓FM也表示已经建立了分成机制。

但机制的运行离不开评判的标准。“我们希望制定好规则是因为你无法向主播解释清楚,为何推荐了这人而非那人,另一方面也是最大可能地降低寻租的空间。”蜻蜓FM表示希望把推荐放在一个明确的指标考核下,以此来吸引并呈现更多更好的主播。同时也要考虑到新主播的加入,因此并未把粉丝数量作为推荐与否的绝对因素,而是看留存量(比如第一天有多少人打开,第二天有多少人会继续听)。

此外,粉丝的订阅数量和播放数量也是一个体现影响力的有效指标。蜻蜓FM的粉丝数量和播放数量可通过“声价百万主播排行榜”查看,其参赛分类专辑中一周内累计收听人数的TOP50榜单于每天凌晨更新。而喜马拉雅FM和考拉FM的单项节目数据在收听时可以直接看到。

谁能赚到钱?

有了影响力,能赚多少钱呢?主播的收入也一直是行业的关注点。

蜻蜓FM曾经披露过部分主播的月薪可达十万元,“网络主播赚到那么多是可信的,但是可能他们也就只能赚到这么多了。”一位传统电台主播这样告诉记者。

多位网络电台的从业人员表示,在收入排行榜里的前几名一般还是传统电台主播居多,但这不意味着投向网络电台怀抱的传统主播就一定能挣到更多的钱。

“如果你愿意来按照平台的规则发展,自己也对运营有一些想法,愿意尝试一下粉丝经济,这样赚到更多钱的可能性会更大。”王华说。

而冯亮则认为,吸引传统电台主播来到网络电台的也不会是因为薪酬,“只要你愿意尝试,愿意接触互联网就可以”。

当下,各大平台都打出了PUGC(专业用户和一般用户生产内容)的口号,但这一群体可能更多集中于以冯亮为代表的人,他们不乏专业音频制作经验,带有广播人的些许情怀,怀揣着探索未知领域的好奇,但他们也不仅仅是以音频制作为谋生手段,还有出自个人的喜好和情怀。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6-27 22:08:08